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地图
精品栏目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产业新闻 > 行业崛起背后的智囊身影

产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崛起背后的智囊身影[2012-06-18]

        原本利润丰厚的光伏产业为何转眼走进产能过剩的行业寒冬?一个资产过百亿的企业集团如何保证将经营风险降到最低?在有“产业智囊”之称的产业分析师眼中,这些问题也许可以迎刃而解。作为填补我省甚至国内空白的项目,山东省职工教育办公室将和从事专业产业分析的台湾资讯工业策进会合作,在山东试水产业分析项目和产业分析师培训。
产业分析衔接
微观与宏观

  5月24日上午,济南大学一间教室内人头攒动、气氛热烈。这里聚集了来自省直各有关部门、行业协会、有关高等院校、有关企业等单位的各路精英。
  “企业和政府就缺这一课。”讲座中阐述的新事物——产业分析引发了包括省职工教育办公室副主任单忠杰在内的所有在座人员的共鸣。“这是一种科学化、系统化的分析方法,区别于现在普遍提倡的宏观和微观分析,而是衔接两者的中观分析。”
  单忠杰介绍说,台湾自1988年开始评估开展产业分析计划,从开始的几年向美国、日本学习到现在已经非常成熟。目前台湾共有十个单位从事产业分析工作,其中最主要的是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和台湾资讯工业策进会。
  此次讲座正是邀请的后者下属产业情报研究所专家,而山东此次引进产业分析项目也是和台湾资策会展开合作。“像富士康能成长为代工巨头,背后就是资策会提供的产业分析。”台湾电子信息产业繁荣的背后,该机构的智囊作用功不可没。 
  而为产业分析提供强大支撑的是专业化的产业分析师队伍。据单忠杰了解,这些产业分析人员与科研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本身就在科研机构,长期的行业浸润和调研经验让他们形成了对某一行业科学系统化的分析方法,包括行业的市场结构、竞争力态势、发展方向和趋势等,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决策的科学合理。
  “目前这些产业分析师主要供职于各大企业的战略规划部门、证券公司、投资公司以及咨询公司等,小到一家企业产品的研发是否有前途,大到政府拨款做一个项目,都要经过产业分析师的评测和论证。”单忠杰说道。
应对政策风险
促产业转型升级
  “合作的目的就是要引进先进的产业分析模式,为我省工业的转型升级和产业发展储备专业的产业分析人才。”谈及即将落地的合作,省职教办主任张忠军告诉记者,2011年山东规模以上工业营收突破10万亿,诞生了越来越多的大企业集团,下一步如何保证产业运行安全,尽快完成转型升级,都需要产业分析师。而现有的所谓分析师、咨询师多是就某一个小众领域的分析,缺乏科学系统和专业化。
  “我们的体会就是社会大的决策和技术层面是不衔接的。”位于菏泽从事有机循环农业的银香伟业副总裁田忠红深有感慨,有时候政府大的规划着眼于解决大经济问题,在国际中形成大的竞争优势。但是相对于一个产业来讲,它有它自己的特征,怎么去开发,怎么去利用,怎么去梳理产业,这些考虑得太少。“宏观调控对市场应该具有支持作用,而不是三年一调整,五年一改变。应该翻阅借鉴过去行业已经定位的东西,政策微调就可以。”
  田忠红指出,没有明确的产业规划是我们目前一些企业根基不牢的表现。原因是政府、企业、专家自己分析自己的,坐不到一个桌上。“产业分析的作用就是给企业吃一颗定心丸。”田忠红认为,现在企业最大的风险不是经营风险,而是政策风险。经营风险是做企业普遍面对的,而政策风险很可能超出老板的掌控能力,这就需要专业的产业分析,帮助老板应对政策变化。
摆脱“越做越大,
越做越乱”怪圈
  “现在(企业)都面临着越做越大、越做越乱、越做越松散的问题,产业没法提高集中度。”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物流管理研究所所长彭志忠告诉记者,从我省经济特点来看,大型国企无疑占据主导地位,而一些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也不断涌现,如果没有专业的产业分析,这些集团很容易陷入“越做越大、越做越乱”的怪圈。
  彭志忠举例说,省里近些年在钢铁、能源、交通等领域进行国有企业合并,从产业分析角度看,这些合并必须要考虑产业链的集中和跨产业行业经营的协同问题。“再比如商业领域,目前济南已经饱和。恒隆广场开业已快一年,要是有产业分析的话,就应该建议济南市政府,不要再让商业企业进来,否则本土的商业零售就会受影响。”彭志忠说,以济南有限的消费能力,本土的零售商无法承受过多竞争对手的崛起。从现在各个商场停车位来看,客流量减少了三分之一左右。所以,政府应从产业运行安全考虑,从流通的角度刹住这股风,摆脱对国外品牌的盲目依赖。
  产业分析对企业的作用有时甚至事关生死。田忠红表示,现在的一些企业搞大了,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了,一犹豫,机会就溜走了。渐渐地,企业就开始萎缩、走下坡路了。“像山东很多的酒类公司,它们只是做市场分析、消费分析。但是终端分析、竞争对手分析、产业链分析没有人做。这就导致后来各种酒只注重终端广告轰炸,秦池不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吗?”